關於部落格
  • 127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追思音樂會的感想

音樂自始至終都是極為個人的 因此 從作曲到演奏我們都希望能一個人掌控全部 音樂欣賞 音樂解析 也都是非常個人 這也解釋了樂團的難得及室內樂稀少的緣故 音樂是件奇妙的事 我們有辦法共同分享 卻沒辦法共同合作 這大概是從音樂養成就開始的習慣 音樂演奏者被教導成關在琴房練琴的自閉兒童 自成一個世界 充滿競爭的聲音世界 你得與自己競爭 與同儕競爭 與時間競爭 競爭是個殘酷的名詞 它只容得下一粒沙 自己重量的一粒細沙 音樂兒童沒有時間接觸人的世界 人屬於利他 屬於文學 屬於美學的世界 甚至連教導的老師也遠離這個世界 我們孤單寂寞 對這個實體世界一點貢獻也沒有 上星期六錄了一場音樂會 是個追思音樂會 這位先生對大多數人來說一點印象也沒有 甚至連音樂人也不是那麼清楚 據我所知 他熟知音樂 音響學 兩廳院初創之時 他提供了許多音響知識 發表了許多音響文章 他在自身寓所裡辦了類似沙龍音樂會 他擁有數量驚人的音樂收藏 包括一台stawya 一台fazioli 一台reinhard von nagel的大鍵琴 許多來台灣的音樂家 鋼琴家都曾至他寓所舉辦過家庭音樂會 這麼樣一位的社會菁英 知識分子的過世對台灣音樂圈來說 甚至對台灣社會而言 有何意義?除了家屬的創痛 學校獲贈的兩台琴 及藏書之外 幾乎沒有引起太多的注意 我不能理解的是 音樂人難道不能對社會除了自身的品味外 還有些實質上的意義嗎 模範 啟發 典型? 音樂人需要的是從小就缺少的人文教育 我們得要閱讀人類的苦難 僅僅只是閱讀就好 遺憾的是 我們連對別人的苦難的關注連一點點閱讀時光都不肯割捨 音樂人得練琴 不斷練琴 那麼 我真的不懂 控制自如的肌肉能夠帶給音樂人更多對悲傷的共鳴 對命運的祈問嗎? 那麼 你是如何詮釋悲愴 如何聆聽命運的 沒有足夠的深度如何理解巴赫的前奏與賦格 這對我來說是難解的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